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徐晨阳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雅昌专稿】徐晨阳:以油画材料言说的东方精神

2017-06-02 20:15:17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裴刚
A-A+

  2017年5月10日15:00,丹麦腓特烈堡第六届“J.C.雅各布森奖”肖像展启幕,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专职画家徐晨阳的作品《木星》在本次展览作品评选中荣获二等奖。

  两年一届的“J.C.雅各布森奖”肖像艺术大展,由丹麦国家历史博物馆于2007年设立发起,嘉士伯基金会赞助,北欧诸国及英格兰、苏格兰、美国、俄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等国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参与,本届共有来自丹麦、挪威、芬兰、瑞典、中国、冰岛、奥兰群岛、格陵兰、法罗群岛等九个国家和地区的一千多件作品参评,通过由各国博物馆馆长组成的评审团的三轮评审,选出了130幅入选作品,并最终评出一、二、三等奖各1名、特别奖4名、青年人才奖3名。这个奖项试图从欧洲肖像画的传统视角来审视当代全球化语境下,肖像绘画与艺术的发展面貌,奖励为这一领域做出努力的艺术家,并通过肖像创作,促进彼此间的艺术交流。

  1994年,徐晨阳因为获得日本文部省的国费奖学金,在日本的海滨城市上越学习生活了四年半,那段日子对他后来的油画作品中形成独特的“东方性”绘画语言,有着独特的作用。不难看出,徐晨阳虽然画油画,但并不执着在模仿再现自然的光影、质感、三度空间,而是以形体的揣度锤炼,言说个人对超越物质世界的精神能量所做的努力。

  2004年,徐晨阳在日本获得第三十三届绘画的现在——精锐选拔展唯一金奖。2006年回国定居北京后,这种绘画方式又延续至今,远远超出了原来的设想,并有继续向深处展开的可能。

  少年时代的徐晨阳就常常幻想人与宇宙间的关联,人是宇宙的一部分,也正是浸淫于传统的“天人合一”的观念之中,在近期创作的《木星》、《水星》系列的作品中,以独特的色点堆积融合的技法语言,同样表达了对这一观念的呼应。

  那么,徐晨阳的油画作品是如何形成“东方性”语言的?个人独特语言是如何形成的?雅昌艺术网与艺术家徐晨阳一起聊聊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艺术家 徐晨阳

  对话者:艺术家 徐晨阳

  雅昌艺术网:裴刚

  如何用油画材料表达出东方性

  雅昌艺术网:在你前几年的作品中,总是有一种叙事性、文学性在里面,就像2013年的作品《遥远的海》。

  徐晨阳:1994年因为获得日本文部省的国费奖学金,我在日本的海滨城市上越生活了四年半,那段日子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生活和学习的阶段。因为可以专注的画画而不用考虑生活的问题。上越城市很小,很安静。冬天会下将近3米多的雪,周围都是滑雪场,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山上的雪水融化下来,水很甜很好喝。《遥远的海》就是对那段时间的回忆。

徐晨阳 《国子监夕照》 布面油画 145.5×112㎝ 2014

  雅昌艺术网:在日本的学习生活,对你的绘画产生了影响,虽然材料是油画,但你的作品并没有强调物象的质感和体量这些油画最擅长表现的因素。在你不多见的风景作品《国子监夕照》似乎有更多的感受?

  徐晨阳:在日本的学习生活的确影响了我的创作。而且我对日本美术一直很感兴趣,包括浮世绘和现代的日本绘画。日本在东方国家中,是最早接受西方艺术的,比中国早大概50年,而且自身的文化一直没有中断过。

  我想了解日本学习西方绘画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现代日本的艺术非常多元,欧洲有的日本基本都有,而且有自己独特的日本画,但日本画的源头在古代中国。东山魁夷、高山辰雄、加山又造、杉山宁、平山郁夫这五个人在日本画坛素有“五大山”之称。我也很自然的受到他们的影响。

  他们的作品都是具有融合西方的绘画语言方法和东方艺术精神的一种绘画,而这也正是我的方向。我从开始画油画,就从来没有想过要画跟西方人一样的油画。但油画材料的表现性是很丰富的,我很喜欢这种材料。我思考的是,如何用油画材料表达出东方性?

徐晨阳 《有柠檬的风景1 》 14x18cm 油彩 水性颜料 亚麻布  1999年

徐晨阳 《遥远的海1》  布面油彩  96×145cm 2013

  以独特的技法、语言完成向东方精神的语言转换

  雅昌艺术网:因此,在你的作品中没有着重去追求油画里边的质感、光感和形体的体量,不是对自然纯粹的模仿和再现,虽然你用了油画的材料。

  徐晨阳:这里面就有技法的问题。当时有评论说我把中国水墨画的语言与油画进行了转换。

  在中国的绘画里面是不强调表现质感的,山、树、云、水等都是以同样的笔墨方式,没有西方绘画的厚重肌理和不同质感的光线和色彩。中国画都以线勾勒后层层的染出层次。有一种超然于物外的感受,不去表现叶子上面的柔光或者是细微的区别,体现的是心胸中的景象。我的画也是这样,把这些质感全部去掉,我把能描绘不同质感的“精彩”,都过滤掉。我需要的是整体感受。

  我以点的堆积技法把这些细节自然而然的过滤掉,不用刻意,因为这种技法的表现力不在这方面,这恰恰是我所需要的方法。

  用点堆积的方法,加大了绘画的难度。速度要慢下来,不可能寥寥几笔就完成,要慢慢去堆积,让我慢慢琢磨的画,这也正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逐渐的琢磨,慢慢的深入进去,这是我自创这种技法的原因。另外,就是我要以这样的方式,和西方人的油画拉开距离。自己另起炉灶,这是我对自然的感受,以点的堆积表现很丰富细微的感受。

  雅昌艺术网:你的点堆积的方式与早期印象派修拉的点彩是完全不同的方法和观念,但又容易被误解。

  徐晨阳:是的,容易有错觉,但完全不同。修拉的点彩是以色彩来分解光,是为了以科学的方式去表现外光和真实的自然光。而我并不在意这些,包括我作品中具象的形,都不是为了再现自然。

 

徐晨阳 《非时1 》 布面油画164×194cm 2007-2010

徐晨阳 《枝》  布面油画 145.5×97cm 2015

  象征性的表达

  雅昌艺术网:包括《非时1》中人物肖像的线条和《遥远的海》中的线条,也不是再现自然,是经过提炼的。

  徐晨阳:是这样的。是精神的外化和节奏。比如《枝》,首先是均衡感,这也是我内心的需要。另外,线、光影、色斑、体块的穿插都是有种节奏感。

  雅昌艺术网:在整体的精神性和节奏中,你的作品中还有一些象征性的细节,比如贝壳、果实象征什么?指向是什么?

  徐晨阳:贝壳本身就是一个废弃的居所,它曾是动物的居所,但动物死亡后就空置了,或者抛弃了,它是一个残骸,一个被遗弃物。象征生命的诞生与死亡。

  虽然象征死亡,但是我不会选择骷髅。从个人的审美经验不会,因为骷髅的形象没有进入我的心理需要,它太直白,我需要折射的方式。

  雅昌艺术网:包括作品中的果实,也代表生命。

  徐晨阳:但是这个“生命”是开始,也是终结,一般都会有这些穿插在画面中间。

  雅昌艺术网:包括你画的人物、马或者是静物背景的风景和云,给人一种时间和空间的流逝和转变。

  徐晨阳:的确,我希望呈现出历史的时空概念。在这个世界上今人和古人所能看到的同样景观就是“云”。我的很多作品背景很相似,像是在一个地方,但又画的不一样。因为我想提示一种程式感,中国画有程式感,包括埃及的艺术、希腊、罗马的艺术都有程式感,这种既定的形是经过很多年的沉淀以后提炼出来的。程式化并不是不好,而是非常好的结果,它是艺术高度的总结之后的精华。文明发展到非常成熟的高度时才会程式化。我完全不反对我画面里面有程式感,我要提示这些类似的背景,就是我心中的风景。

 

徐晨阳《木星》 双联 布面油画 194×72.7cm 2015  获第六届“J.C.雅各布森奖”

徐晨阳 《木星》 双联  布面油画 194×72.7cm 2015  获第六届“J.C.雅各布森奖”

  语言和思想无法割裂

  雅昌艺术网:你最近几年的作品,与现实的关系仿佛越来越有距离了,像《水星》、《木星》这一系列的作品。

  徐晨阳:与现实越来越有距离是必然趋势,因为与现实越来越有距离就与精神越来越靠近。

  雅昌艺术网:也是和你的这种无差别的色点不去模仿现实、不去模仿自然是对应的。

  徐晨阳:语言学家索绪尔说过“没有清晰的语言就没有清晰的思想。”作为画家,如果没有自己明确的语言,很难表达出明确清晰的思想,语言和思想就像纸的正反面,无法割裂。

  雅昌艺术网:这次获“J.C.雅各布森奖”的《木星》是双联画,从这组画可以完整、清晰地呈现这一想法。

  徐晨阳:的确,能代表我这段时间的思考和实践。画画的过程很多时候是“试错”。尤其是创造一个独特的语言,更需要不断地去确认这个方向对不对,或者适不适合自己的表现。这批画和我这个阶段的心理状态比较靠近,我比较欣慰。

  雅昌艺术网:评审团对你的作品中呈现的东西方差异有特别的关注吗?

  徐晨阳:很多评委很好奇,就像一位俄罗斯的博物馆馆长开始觉得似乎像印象派的点彩,但又不是,这种经验对他们是很特殊的。我们的确特别交流过这个问题。

  我在诠释中提到两点:一、我的绘画是堆积的方式,不是分析的方式。印象派的绘画是分析光、色彩。而堆积是源于东方传统的绘画。

  西方的艺术史中,很多流派都是覆盖或颠覆过去,而向前发展的。东方的艺术不是覆盖的,而是积累,有清晰的传承线索,后人不会否定前人,而是在前人的基础上继承加入自己的变化,变得更加丰富。同样,我的作品中色点和色点交融在一起,不是覆盖,而是堆积。

  二、人也是一个天体,由无数细微的点组成。我用边缘线固定了每个区域,去掉线就会散开,有虚实、聚散在里面,这是东方的思维。

  评审团对我的技法也很关注,因为看图片和原作是很不同的,原作近看是混沌的,远看才会看到是肌肉的起伏。那些留白的地方,同样带给人想象的空间更大,既单纯又模糊。

 

徐晨阳 《水星》 布面油画 145.5×112cm 2015

  每个人都是一个天体

  雅昌艺术网:这系列的作品,为什么用《木星》、《水星》来起名?

  徐晨阳:多年来,我一直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来表现男子。这需要一个契机。大约在2009年,看到正在跳现代舞的这个舞者,马上就有了触动。之后,以这个叫小尹的舞者为原型创作了很多作品。

  这些作品中人物多取高举双手,站立姿态。这种姿态既是人的一种自然姿态,又是非常态的。双手高举后形成一种紧张、伸展、上升的感觉。双手上举交叉,又有一种祈祷、抑或被缚、挣扎的意味。人体似乎被赋予了某种宗教的意义。

  而以《木星》来命名此画,是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像在这茫茫宇宙中闪烁的星球,各不相同,又如此相似地沿着各自的命运轨道孤独前行。我们有着属于自己的历史和尊严,不甘于固有引力的牵引而力图挣脱,尽管挣脱后的自由或许意味着毁灭。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天体,身体由无数星域所组成。在宇宙中,我们无限巨大,我们又极其渺小。

徐晨阳 《影之三》  布面油彩 117×91cm 2016

徐晨阳 《春水1》  布面油画 162×112cm 2016

  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

  雅昌艺术网:你画肖像的时候,那一组比如说《水星》、《非时1》肖像的时候,你对“形”的琢磨是怎样的?

  徐晨阳:肖像不一定是漂亮的,而应该在一种超脱对象的精神性之中,我认为这是必须的。就像佛教造像带给人的震撼。肖像《非时》有2米高,没有模特,这是我心中的形象。

  这个形象在我心里酝酿了很多年,在那一刻出现了,我把这个形在画布上勾勒出来。这是无法再次重复的一张画。这张脸是超然的感觉,既温和又理性,体现出我在绘画中的追求:宁静、宽和、优雅、内敛。

  雅昌艺术网:你的作品中,常常会出现现实空间与非现实空间的并置,比如,作品《御风》,就不是在自然空间里奔跑的一匹马。

  徐晨阳:在室内仿佛舞台空间的中奔跑的一匹马,其实是我精神世界的一种状态。我让马奔跑于如同棋盘一样的红白相间的地面上,它就不再是一匹现实中奔跑的马了。我需要一个自然的,但又与现实有距离的场景,只有在这样场景中某种精神性才会被凸显出来。

  这匹马的姿态是四肢蓄势待发的状态,在下一刻就会伸展开来,但是我从来不画伸展开四肢的马,都是画这样蓄势待发的马。背景中的森林、山川都是一种暗示,同样是人的精神和宇宙自然的“天人合一”关系。

徐晨阳 《木星——蝶之二》   布面油画 194cm×162cm  2015

徐晨阳 《木星——蝶之一 》  布面油画 194cm×162cm  2015

  结语

  在徐晨阳的作品中一切都显得宁静、安祥,风轻云淡,就像有蝉鸣的夏季午后,日光之下无新事。但又通过某一个肖像;某一朵白云;某一匹奔跑的白马;某一颗地外的行星......的言说,把观者带入既微观又宏大绵长的空间之中,那些从情感深处生长出来的图像,此刻才刚刚开始她们的生命旅程。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徐晨阳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